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专题 >  环境整治 正文

南昌近视手术安全么,南昌近视手术安全吗,南昌近视手术好吗

2017-12-13 05:38:34日 08:43   来源: 张掖日报

原标题:“最美图书馆”面临盗版危机,篱苑书屋邀请专家读者清理盗版

  2015年初,美国知名网站Business Insider评选了世界上最让人叹为观止的18家图书馆,除了欧美诸国、日本、埃及等地风格各异的图书馆外,一家坐落在北京郊区怀柔乡村里的小小书屋也榜上有名。

篱苑书屋 图片来自李晓东工作室网站

篱苑书屋建于2011年初,交付于同年10月24日,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李晓东教授的作品。

2010年10月,他来怀柔探友,被这个名为交界河村的小乡村吸引,产生为该村设计并捐建书屋的想法。李晓东亲自为图书馆选址,香港陆谦受信托基金出资百万元,众多海外华侨出资捐书。

篱苑书屋的设计构思旨在与自然相配合,营造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清境。场地前的水面,水边栈道、卵石平展的铺排以及篱笆围合的空间,让书屋本身与自然环境结合成浑然的一体。场景中,既遮阳又透光,同时展现出强烈的地域特性,书屋也因此取名“篱苑”。

篱苑书屋入口 图片来自李晓东工作室网站

篱苑书屋外景 图片来自李晓东工作室网站

篱苑书屋内景 图片来自李晓东工作室网站

夏冬两季的室内温度调节设计 图片来自李晓东工作室网站

为了使建筑与周边环境浑然一体,设计师还引入了当地村民常用的柴禾,将它们布置在玻璃幕墙后以形成篱笆。图书馆采用钢与玻璃的混搭结构,采光与坚固度兼顾,外墙取材自当地村民的柴火——洋槐、桑木等十多种树木的枝干,木板与亮光相互调和,并平均分配整个空间的亮度,营造出浓浓的书卷气息。

在入选Business Insider的这份榜单后,本是旨在造福当地村民的篱苑书屋逐渐吸引来了越来越多的游客,甚至到了需要排队参观的地步。

中国最美图书馆“满屋都是盗版书”?

9月19日,微信公众号“做書”爆料称:中国最美图书馆,接受读者捐赠几年后,竟然满屋都是盗版书!

在“做書”这篇名为《满是盗版书也能当最美图书馆,篱苑书屋打了所有读书人的脸》的文章中写道,“我保证,你此生恐怕很难再见到如此多样的盗版书。”

“做書”以图文形式列举了在篱苑书屋中发现的盗版书,包括封面和内页出版社不一的《白鹿原》,封面山寨、内文中英文夹杂的《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假出版社出版的三十多位畅销名家的大精选集,把腰封印在封面上的《1Q84》,把7本揉成1本的《藏地密码》……

篱苑书屋中的盗版书和内容低劣的书 图片来自“做書”微信公众号

对于如此之多盗版书的来源,“做書”认为原因在于篱苑书屋的一个换书规则:向书屋每捐赠三本书,就可以带走一本。在书屋的官方介绍中,对于这一规则是这样解释的:“这样不仅图书馆的藏书量可以增加,也带动了书屋藏书的流动性和人际交流。”“做書”写道:藏书是如何被慢慢换成盗版书的,捐书人把盗版书捐进来,是无意而为,还是故意为之?说实话,我们全部无从知晓了。

在“做書”的文章发表后,微信公众号“嘤鸣读书会”则更细化地解释了相关情况。

文章中写道:“建篱苑书屋的初衷本是想服务当地村庄,弥补那里学校和图书馆的缺失,而如今辐射范围已然扩大……我也曾前后相隔两年去过两次篱苑书屋,"做書"发现的盗版书问题是属实的。但我第一次去时盗版书很少,几乎没有隔两年再去时则惨不忍睹了。”

“篱苑书屋的书籍都是来自社会捐赠的,起初筹到了7000本书,捐赠来源基本上都是李晓东教授的朋友圈,大多整套的新书,是七千本正版书。书屋交由当地村民管理,我曾见过几个村里孩子们津津有味地在此看书、太阳落山时就爬到山里的核桃树上嬉戏的画面……但后来篱苑书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也获了很多荣誉,大批的游客们蜂拥而至。总体来说,参观的居多,读书的较少。”

“篱苑书屋对游客开放了一个活动:游客每向书屋捐三本书,就可以拿走一本书。从那之后,书屋里开始出现了盗版书的身影。要知道大部分村民是没有鉴别能力的,对于这些来自远方而满脸热心真诚的访客,村民们是不会拒绝的……其实从两年前开始,篱苑书屋就已经不接受外界的图书捐赠了。”

对于篱苑书屋的现状,文章中写道:“我最近一次去那儿是在去年夏天,大门紧闭,门口有个老大爷说只有周六周日才会开放,如果工作日想进去,要交两百块钱才行。这不是杜撰,和这位大爷的对话录音我至今还保留着。”

在文末,文章从管理的角度提出了盗版书问题的症结所在:“其实,篱苑书屋最需要解决的是产权主体问题,要明确这个书屋属于谁,才能明确谁来对它负管理的职责。其实最初李晓东教授只是"乙方",并不过多参与书屋的后续管理。以后是该继续让村民松散管理?还是雇佣专业人员管理?雇佣的薪资怎么解决?”

出版人怎么看盗版书

人民文学出版社策划部主任宋强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这话题是掀开了冰山一角,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一些畅销类、文学类作品是盗版的重灾区,像《哈利·波特》《白鹿原》《围城》等,“除了盗版,他们还会出一些伪书,像去年,《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我们的书还没出来,淘宝上就有盗版书商组织人翻译的伪书,这都是侵权行为。”

三联生活书店编辑邝芮对此认为,图书盗版问题并非出版行业的主要矛盾,“这一方面可能是我们的出版方向都是新书,对名著等盗版重灾区涉及较少,但另一方面,图书是个薄利或说微利的行业,对于普通读者来说,随着版权意识的提高,盗版书基本不存在竞争优势了。基本上出版行业现在发愁的是书卖不出去,而不是发愁盗版书的竞争。”

更进一步地,邝芮表示,“我当然不反对书和书店之美,但观察最近几年兴起的 "最美书店"风潮,我们也在思考这是个阅读话题还是个设计话题,如果是设计话题的话,书就变成了装饰,我去过被很多年轻人追捧的猫的天空之城概念书店,他们把书像砖块一样压在收银台下面,看起来很有设计感,但作为一个从业者,肯定不喜欢书被这样对待。书店和设计者很多时候把书的形式剥离出来,让书成为"尸体",其拥有的灵魂仅仅是"读书"这个概念,这或许是比盗版书更值得关注的问题。”

书屋义务馆长:已有两年没接受捐书,管理上的确有疏忽,希望大家帮忙鉴别

就这次风波,澎湃新闻记者专访了篱苑书屋义务馆长潘希。

对于书屋里的盗版书,潘希表示,“我们每年年初都会把书整理一下,它(“做書”微信公众号)上边登的这些书,就前边的《哈利·波特》什么的,我们基本上整理时都会扔出来。也不光是盗版,我们意识到不好的书,整理的时候都会拿出来。前期有差不多7000本的书是我们自己拿钱买的,大家可以来看,订书的书店的名字我们都有。说全部的书都是盗版的就太夸张了。”

“我们70%以上的书是读者捐来的,这些书进来时是很随意的,有些我们真的分辨不出来它是翻版书,这些书放在里边可能是监管不够,这点是真的有疏忽。之前没有意识到这些事,但既然大家提出来了,我们想这个周六周日邀请一下出版社协会,让他们来跟我们一起认认真真整理一下这些书,教一教我们怎么去分辨翻版书。我们还打算做一个活动,来阅读的人如果看到是盗版书,就帮我们拿出来。请大家帮忙鉴别,也算是一种公益。另外,我们一定要有个监管部门了,让志愿者在现场监督。”

对于捐三本换一本的活动,潘希表示,开馆前期的那7000本书大都还在,“有一些被人家换走了,差不多活动办了两个星期就取消了,因为我们发现有一些书是特别不好的。我当时想法很随意,你把你喜欢的书带来,之后带走一本你认为你想读的书,就是那么简单,想让书流动起来,后来我发现结果很让人失望。这点肯定是我的疏忽,我必须承认。”而书屋也已有两年多没有接受公众捐书了,“在2014年的时候,政府来过一次,检查书屋的书。他们当时就跟我说,因为书屋里的书已经变成公用的,一定要注意不能有不好的书。所以从那一天起,书屋就不接受捐书了。”

关于书屋的归属、管理和盈利,潘希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书屋做完以后,整个书屋的使用权、拥有权就送给了这个村子。现在是由我个人义务在代为管理,我想在我可以做的范围之内,把书屋送上正规的路。”“志愿者有一些就是大学生,来书屋体验了以后觉得书屋需要帮忙。所以他们抽空来协助管理,最主要就是维持秩序,因为这几年人来得太多了,也帮忙整理书。”“我们收到的钱,除去人工费用以外大概还有六七万元。是很少的钱,我们没有去外面进行大型的募捐,而且现在捐款的人都是我们个人,李晓东去年捐了五万元,一个美国的基金会捐赠,都是个人来捐。另外还有包场时的一些收费,这个钱也都完全用于书屋的维修和帮助这个村子去改善环境。”

对于“工作日想进去要交两百块钱”的说法,潘希表示,“书屋在周一到周五接受包场,一般会有人包场做商业活动,拍婚纱照、影视剧、广告。如果有人愿意在周一到周五包场期间来进来读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的书,也是可以的,但是一定会要出一笔费用。书屋只在周六周日免费对个人访客开放。”

目前,《满是盗版书也能当最美图书馆,篱苑书屋打了所有人的脸》一文的作者已和潘希取得联系,潘希称这周五将赶回北京,利用周六周日的时间,邀请志愿者和朋友整理书屋的所有书,并邀请文章作者一同整理。

篱苑书屋对“做書”的回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编辑: 赵燕丹
[发表评论]


同步更新部分,暂无内容设计

关于中国张掖网关于张掖大众文化网络传媒有限责任公司联系方式网站诚聘版权声明不良信息举报中不良视听节目举报广告服务友情链接
主管:中共张掖市委宣传部 主办:中共张掖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 张掖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张掖市互联网新闻信息管理办公室
中国张掖网 版权所有 陇ICP证1200057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 许可证编号:6201026)